CSR影響的評估工具(下):SROI的挑戰與展望

CSR影響的評估工具(下):SROI的挑戰與展望

前篇我們討論了SROI(社會投資報酬率)的核心概念,當中最關鍵的「量化(貨幣化)」邏輯與方式是所有流程的關鍵,決定了社會價值的估量。但問題同出一處:「難道所有社會價值/效益都可以貨幣化或具有代理變數嗎?」確實,並非所有抽象成果都能轉化為一致單位,例如「降低某些負面情感」這類效益,無論是社交活動或醫療協助,都很難找到相應的代理變數加以衡量;若以學術要求切入,這邊的「價值或效益」本身就難以定義,抑或相關定義都仰賴過多「假設」、「利害關係」、「模糊」,很難具備完整的標準。

方法是持續在精進的,更多企業的投入也為方法論本身提供更多檢證,以我國企業為例,2020年受到Social value UK認證的台灣單位就有19家,當中有大型企業集團、社團法人協會、金融機構、公益團體等,各家報告也可見於官方網站。在本文刊登前為止,我國也已有11個單位獲得認證,顯見台灣在SROI管道中對於社會價值的投資成效。

在眾多報告中時常見到專業「會計」單位的技術協助,可印證在投資報酬率的本質加入「Social」後,會計單位如何運用專業技能將抽象、不具體的價值轉化為量化單位,並排除各式不相關變數來透析多種不同屬性、不同實踐方式,度量出CSR的最佳效益。

與SROI時常一同討論的「成本效益分析」在當前或許仍是企業使用頻率最高的計量方式,但SROI包容更多社會效益與無形資源的運用,短期看來,在時間成本與操作成本仍高出許多,作法也更複雜,但在長遠視角下,企業的CSR落實應該更重視無形價值的創造,SROI的價值與積累能量可能更為宏大。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