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數位身分證之強制換發(下)

論數位身分證之強制換發(下)

(三)實質合憲性

1.審查標準之擇定

依據釋字603號解釋之理由書,隱私權雖係基於維護人性尊嚴與尊重人格自由發展而形成,惟其限制並非當然侵犯人性尊嚴。憲法對個人資訊隱私權之保護亦非絕對,國家基於公益之必要,自得於不違反憲法第二十三條之範圍內,以法律明確規定強制取得所必要之個人資訊。

當資料涉及私密敏感事項應採嚴格審查標準;而若非私密敏感事項,但易和其他資料結合為詳細之個人檔案,則應該採中度審查標準;若僅係非私密敏感事項,亦不易和其他資料結合為詳細之個人檔案,則應採合理審查標準。

而因數位身分證涉及姓名、戶籍地址、結婚狀態、配偶及父母之姓名、出生地、相片(600dpi),尤其600dpi解析度的照片係足以作為人臉辨識之使用,已屬明顯之生物特徵,若國家藉由身分確認而蒐集此高解析之照片並建檔管理者,足使形成得以監控個人之敏感性資訊,故人民對於此敏感性資訊是否有揭露於數位身分證上,應享有選擇權,對於依國民身分證全面換發辦法第15條之違憲審查應採嚴格審查標準,即法令之目的必須是重大迫切利益,目的和手段間必須具有必要關聯。

2.目的

 (1)行政成本

內政部認為同時管理紙本身分證及 New eID 之製發系統及程序,將會使得資源雙重投入造成浪費,此為行政成本上考量,惟行政成本尚難作為重大迫切利益,而釋字第766號亦表示「國民年金保險之遺屬年金請領條件是否複雜而追溯認定困難,係行政上應如何克服問題。此與追溯認定所需行政作業費用之減省,均係基於追求行政便宜考量,尚難謂係重要公益。」,顯見若行政機關僅是為行政便宜,而不願同時發行紙本身分證和數位身分證,並不足以作為剝奪人民選擇權之理由。

 (2)國民身分證之防偽

內政部以現行紙本國民身分證防偽不足,將照片數位化之目的係為避免卡面的照片被偽變造,因此採電子防偽機制保護,卡面上列印的相片,於晶片中公開區同時存放相片,透過晶片內存放的相片與卡面上的相片進行比對,強化防偽驗證[1],惟其正當性不足之理由有二,其一為以內政部戶政司所公布之數據,發現不法取得、冒用、變造國民身分證之案件,2017年56件、2018年126件、2019年60件,可以得知不法取得、冒用、變造國民身分證之數量,僅佔全部2千萬多張有效國民身分證極低比例,故現行並無迫切更新防偽手段之需求;其二為強化防偽並非只有晶片化一途,現行有的防偽機制有透光觀察身分證是否有明暗層次分明的玉山、內政部部徽及台灣水印;輕轉身分證,可以看到照片下方透明視覺變化裝置有放射狀漸層變化台灣圖案;用手指觸摸身分證正面內政部印信圖案右側的「透明台灣外形輪廓圖案」,會有凸起感覺[2]。故可得知尚有其他手段足以作為防偽手段,晶片化並非唯一手段。由上述兩個理由得知單純為了戶籍管理上「強化防偽」之需要而強迫推行晶片數位身分證,此目的並非屬重大迫切利益。

3.綜上所述,強制領取數位身分證應為違憲。

 

本文意見

在Mozilla所發布之數位身份白皮書(Mozilla Digital ID White Paper )[3]亦提及,每個人通常應該能依情境之合理要求,僅須揭示自己身分之特定、相關的屬性。反對論點便是主張一套「基本」身分系統,應擁有廣泛的(而非特定的)功能,以在方便性、可近性與易用性上享有大大的好處。儘管這些都是值得考慮的重要價值,卻不該作為藉口,強迫不願在不同情境下使用同一種身分證件的人接受。在許多國家之中,單一身分系統之推行,經常意味著,可能一夜之間,先前的身分證便遭淘汰,留給使用者的僅是有限的選擇。從而得知內政部不應在之後數位身分證換發期程中宣告舊證失效,藉以強迫人民換領數位身分證,其應該尊重人民之選擇權,究竟是選擇保留舊式的紙本身分證,或領取新式的數位身分證、或者如德國得令人民選擇關閉數位身分辨識之功能,僅保留紙本面上的資訊、抑或是立法使人民有權以其他身分證件如健保卡等辨識身分。

[1] 臺權會指控非事實 內政部未拒絕出庭,https://www.moi.gov.tw/chi/chi_news/news_detail.aspx?sn=19242&type_code=02&pages=0&src=news 最後瀏覽日(2021/1/3)。

[2] 查獲假身分證 內政部:防偽機制超過20種 https://www.rti.org.tw/news/view/id/2009057  (最後瀏覽日2021/1/3)。

[3] Amba Kak, Jochai Ben-Avie, Alice Munyua & Udbhav Tiwari,TechnicalAnd Policy Choices

For Open National ID Systems,12.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