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見的新台幣!?—談中央銀行發行數位貨幣(下)

看不見的新台幣!?—談中央銀行發行數位貨幣(下)

  (B)本案之涵攝

基於上述案例得知若債務人之清償手段係以故意損害賣家為目的,則其清償不生效力,而套回本文之預設問題,若買家以CBDC進行清償,而賣家拒絕受領時之效力,若買家堅持仍以CBDC支付時,是否屬故意以損害他人為目的行使權利,依據71 年台上字第 737 判例,若買家明知賣家無足夠之設備得以接收CBDC之支付,且其身上有足夠之實體法幣得以清償債務,仍就選擇以CBDC清償,自屬權利濫用;惟若買家係身上之實體法幣並不足以支付債務,使其必須以CBDC清償,否則其尚須專程去領取實體貨幣後回來給付,此時是否屬權利濫用?就客觀上之利益比較,買家損失的是其必須專程領取實體貨幣之來回時間成本,但若買家堅持以CBDC進行給付,賣家除非去購買接收設備,否則賣家便必須不斷背負受領遲延之責任,當賣家有一定資本,要求其購買接受設備並無不妥,惟當事件發生於賣家僅係毫無資本之小攤販,若要求其購買接受設備,可能所造成之不利益將遠高於買家之時間成本,此時宜認屬權利濫用,買家所提出之清償將不生清償效力。

   (3)CBDC與事前約定

除了前面所提及之誠信原則處理方式外,因誠信原則本身係屬法律之帝王條款,往往係在無其他條文得以主張之時才會適用,且最終是否符合誠信原則,仍須留待予法院決定,賣家之判斷不一定會和法院最終決定相同,為避免若入此等退無可退之窘境,賣家所能採取之作法,因係在契約訂立之際即約定僅接受實體法幣之清償,可能之作法除口頭約定外,亦得在店內張貼相關告示,此符合消費者保護法第2條7款,定型化契約不限於書面,其以放映字幕、張貼、牌示或其他方法表示者,亦屬之,惟須注意依消保法第13條1項,定型化契約條款需向消費者明示,且明示之程度需足以引起合理注意能力之消費者的注意,則其提示義務即已履行,不論消費者是否已閱讀該條款,即當店家已將該公示張貼於店內明顯之處,一旦消費者進入店內消費,主張要以CBDC清償時,店家即得拒絕,因應依店家之定型化契約條款,當買家進入店內消費之時,即已成立買家不得以CBDC之約款,則最後若買家仍堅持以CBDC付款之時,係屬債務人未依債之本旨提出,不生清償效力,即便CBDC具有法償效力亦同。

 

(四)結論

雖然國內現金使用良好,不過實體現金並無法運用在數位環境中。國內電子支付雖然使用上多元便利,但仍然存有許多痛點,例如:國內支付市場碎片化[1],互通性不佳,影響支付效率;使用上有其門檻(例如開戶有年齡限制;須綁定銀行帳戶、金融卡或信用卡),以及商家對於手續費與其他成本的考量(例如商家可能因手續費或課稅問題,以及考量收單設備整合與成本,而不願採用),影響電子支付的推廣;此外,也不能如同現金般離線使用[2]。此些原因,對於我國發行CBDC已是有充足之理由,而近年中央銀行對於CBDC研究及試驗如火如荼的展開,但對於CBDC之討論央行多數著重於技術面及層級架構面,較少提及關於法律面,惟當有新形態之法定貨幣出現,對於民間之貿易必然有深遠影響,小至民眾之日常買賣模式都將有翻轉,若央行不多重視此部分,則即便CBDC有多先進或方便,人民仍將畏懼使用CBDC,最後CBDC也可能成為雷聲大雨點小之政策罷了。

 

[1] 支付系統理應儘可能容納更多的使用者,以充分發揮網路效應的效益,然而民間支付業者在營利及商業競爭的考量下,通常傾向於發展獨立、封閉的支付網路,不願與其他業者共享,導致各支付品牌不互通,形成支付市場「碎片化」(fragmentation)的現象。

[2] 中央銀行,數位金流與虛擬通貨-央行在數位時代的角色,頁3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