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對於虛擬貨幣之洗錢防制規範及檢討(ㄧ)—義務主體

我國對於虛擬貨幣之洗錢防制規範及檢討(ㄧ)—義務主體

因應虛擬貨幣洗錢防制的呼聲,我國配合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織(FATF)之40項建議、評估方法以及虛擬資產洗錢防制之相關指引,針對我國洗錢防制規範作出調整。本文會依序從洗錢防制義務主體、客體範圍、行業准入規範,以及2021年6月甫制定之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事業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辦法草案,最後會以如代結論般總結並點出未解之問題。

義務主體—是否依循FATF指引納入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並明確描述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之範圍?

2018年我國修正洗錢防制法,於第5條中將「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之事業」納入金融機構範圍,惟同條第4項將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事業之範圍、適用之交易型態,授權法務部會同中央目的事業主管機關報請行政院指定。與FATF不同者,我國未將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作為獨立於金融機構、特定非金融機構外之第三類機構進行管制,係直接將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視為金融機構,適用金融機構之洗錢防制規定,此做法與日本類似。

我們先來看FATF如何定義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

In that respect, it highlights the key elements required to qualify as a VASP, namely acting as a business on behalf of the customers and actively facilitating VA-related activities.

Exchange between virtual assets and fiat currencies;

Exchange between one or more forms of virtual assets;

Transfer of virtual assets;

and Safekeeping and/or administration of virtual assets or instruments enabling control over virtual assets;

Participation in and provision of financial services related to an issuer’s offer and/or sale of a virtual asset.

至於,我國洗錢防制法第5條第4項所述之範圍,行政院於2021年4月7日發布公報,除對於虛擬通貨做出定義外,與FATF採同樣定義方式,透過「活動」去定義金融資產服務商:[1]

「洗錢防制法第五條第二項所定辦理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事業之範圍,指為他人從事下列活動為業者:

1.虛擬通貨與新台幣、外國貨幣及大陸地區、香港或澳門發行之貨幣間之交換。

2.虛擬通貨間之交換。

3.進行虛擬通貨之移轉。

4.保管、管理虛擬通貨或提供相關管理工具。

5.參與及提供虛擬通貨發行或銷售之相關金融服務。」

由此而見,我國就洗錢防制義務主體上,雖未採取三分模式,惟仍有考量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之特殊性,為避免日後適用法規之爭議,有以FATF之指引為相似之定義。

[1] 參閱行政院,院臺法字第1100167722號,行政院公報,第27卷,第64期,110年4月7日連結為:https://twinfo.ncl.edu.tw/tiqry/hypage.cgi?HYPAGE=search/show_gaztext.hpg&sysid=E2113694(最後瀏覽日期:2021年5月30日)。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