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對於虛擬貨幣之洗錢防制規範及檢討(二)—客體範圍

我國對於虛擬貨幣之洗錢防制規範及檢討(二)—客體範圍

繼第一篇談到洗錢防制義務主體後,本篇要來談「客體範圍」。

客體範圍—Q:是否依循FATF明確描述虛擬資產之定義?

根據函令[1],其亦針對虛擬通貨做出定義:

「虛擬通貨指運用密碼學及分散式帳本技術或其他類似技術,表彰得以數位方式儲存、交換或移轉之價值,且用於支付或投資目的者。但不包括數位形式之新台幣、外國貨幣及大陸地區、香港或澳門發行之貨幣、有價證券及其他依法令發行之金融資產。」

前半段與FATF之定義相似,惟後半段有可議之處。監理資源有限下,其排除數位形式新台幣、外國及大陸地區等發行之貨幣、有價證券,蓋前已提及虛擬貨幣與法定貨幣風險高低有別,且虛擬貨幣尚不致影響法定貨幣之秩序。惟其排除者尚有數位形式之「其他依法令發行之金融資產」,是否可能產生規範上漏洞,應有疑問。

所謂其他依法令發行之金融資產,臆測制定者之立場應係認為此金融資產仍有法令規範其發行之行為,故在反洗錢上,應無較高之風險。惟該金融資產於依法令之規範發行後,其流通是否具有洗錢之固有風險,似未能排除之。既然FATF就反洗錢係以「以風險為基礎」之方法監管,在辨識風險上,即不應採取「概括排除」之方式,一概否認具有風險之可能性而排除於反洗錢範圍之外。尤其面對新型態之金融資產,此種概括排除之方式恐形成監管之真空。建議刪除此類概括排除之方式,在設定監管範圍上,負面排除應採列舉方式而不建議採取概括方式為之。宜參酌FATF之檢驗方法[2],針對每一符合虛擬通貨定義者,個案性地判斷是否具有洗錢或資恐之風險:

面對新的數位代幣—

Q1:新的數位代幣是否符合國家對於傳統金融資產的標準?

A.是否符合證券、商品、衍生品或其他傳統金融資產?

  1. 是,到B.。
  2. 否,到Q2。

B.國家針對傳統金融資產的AML/CFT制度是否適於解決與此資產相關之ML/TF風險?

  1. 是,該資產作為傳統金融資產受到監管。
  2. 否,到Q2。

Q2:由於新的數位代幣並未被定義為國家法律下的傳統金融資產,新的數位代幣是否符合FATF對於虛擬資產(VA)之定義?

  1. 是,該代幣作為虛擬資產(VA)受到監管。
  2. 否,代幣不受FATF標準約束。

 

[1] 參閱行政院,院臺法字第1100167722號,行政院公報,第27卷,第64期,110年4月7日連結為:https://twinfo.ncl.edu.tw/tiqry/hypage.cgi?HYPAGE=search/show_gaztext.hpg&sysid=E2113694(最後瀏覽日期:2021年5月30日)。

[2] See FATF(2021), Draft updated Guidance for a risk-based approach to virtual assets and VASPs, FATF/PDG(2020)19/REV1, March, 2021,p.19,  available at: https://www.fatf-gafi.org/media/fatf/documents/recommendations/March%202021%20-%20VA%20Guidance%20update%20-%20Sixth%20draft%20-%20Public%20consultation.pdf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