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對於虛擬貨幣之洗錢防制規範及檢討(三)—行業准入規範

我國對於虛擬貨幣之洗錢防制規範及檢討(三)—行業准入規範

繼第一篇跟第二篇,我們針對洗錢防制義務主體以及客體範圍進行討論後,這篇我們將來討論「行業准入規範」。

行業准入—Q:是否依循FATF訂有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之許可制或註冊制?

FATF對行業准入設置了門檻要求,要求一國要根據情況採取許可制(Licensing)或註冊制(Registration),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必須獲得註冊或許可後方可提供服務。[1]

FATF於第15項建議註釋第三段中進一步說明:

至少應要求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在其創設(created)[2] 的司法管轄區獲得許可或註冊。

如果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是自然人,則應要求他們在其營業地所在的司法管轄區獲得許可或註冊。司法管轄區還可能要求在其司法管轄區內向客戶提供產品和/或服務或在其管轄範圍內開展業務的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在該司法管轄區獲得許可或註冊。主管當局應採取必要的法律或監管措施,以防止犯罪分子或其同夥持有或成為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的重要或控制性權益的實益擁有人,或在其中擔任管理職能。各國應採取行動查明在沒有必要許可或註冊的情況下開展VASP活動的自然人或法人,並採取適當的制裁措施。[3]

惟針對離岸服務之防止,似乎仍存在漏洞,蓋FATF之文意僅要求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在註冊地獲得許可或註冊,仍可能出現在A地註冊,卻為B地提供服務之情形,此問題將非常依賴國際合作,否則此種離岸服務可能形成監理真空。

至於我國似乎未建立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之許可制或註冊制,僅將現有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以洗錢防制法第5條納入虛擬貨幣交易平台業者為由納入管制。似乎未將得從事此業務之業者設置許可制或註冊制。我國目前對於虛擬資產有兩種做法,針對具證券性質之虛擬貨幣(STO)依照金管會函令,已要求經營STO平台業者應取得證券自營商執照,並依循證券商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規定。但針對虛擬貨幣,經營此虛擬資產之業者,似乎未有許可制或註冊制之設計。除不符FATF之指引,且從監管立場,設置許可制或註冊制,不僅有助於管制,對於消費者之保障亦較完善。

 

[1] See FATF(2021), Draft updated Guidance for a risk-based approach to virtual assets and VASPs, FATF/PDG(2020)19/REV1, March, 2021, p.40-44, available at: https://www.fatf-gafi.org/media/fatf/documents/recommendations/March%202021%20-%20VA%20Guidance%20update%20-%20Sixth%20draft%20-%20Public%20consultation.pdf .

[2] FATF進一步解釋”created”應包含公司之註冊地或使用其他任何機制。Id, p.76.

[3] Id.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