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國對於虛擬貨幣之洗錢防制規範及檢討(四)—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事業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辦法草案

我國對於虛擬貨幣之洗錢防制規範及檢討(四)—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事業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辦法草案

談完了前三篇,我們這篇談點新玩意。我國於2021年6月甫制定之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事業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辦法草案,其架構與金融機構防制洗錢辦法相似,但仍有部分為呼應虛擬通貨之特殊性而做出相異之規範。

(一) 監管對象定位
依據110年行政院之公告及草案第2條說明第8點可知,我國與FATF架構類似,將監管對象區分三類:金融機構、指定之非金融機構以及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我國稱之為虛擬通貨平台及交易業務事業)。

(二) 洗錢防制義務
本文將草案與金融機構防制洗錢辦法間重要內容予以對照,以檢視我國是否有認識並針對虛擬通貨之特殊性而制定此草案。

草案 金融機構防制洗錢辦法 對照說明
第三條

本事業確認客戶身分措施,應依下列規定辦理:

二、於下列情形時,應確認客戶身分:

(二)辦理等值新臺幣三萬元以上之臨時性交易或多筆顯有關聯之臨時性交易合計達等值新臺幣三萬元以上時

第三條

金融機構確認客戶身分措施,應依下列規定辦理:

二、金融機構於下列情形時,應確認客戶身分:

1.辦理一定金額以上交易(含國內匯款)或一定數量以上電子票證交易時。多筆顯有關聯之交易合計達一定金額以上時,亦同。

2.辦理新臺幣三萬元(含等值外幣)以上之跨境匯款時。

配合FATF第10項建議,針對虛擬通貨具有較高之洗錢固有風險,故對於臨時性交易觸發確認客戶身份之閾值,相較於金融機構之「一定金額(五十萬元)」,草案以三萬元,遠低於FATF之標準。並注意到,草案第三條第九款、第十款規定,若業者未能完成確認客戶身分措施前,除不得與該客戶建立業務關係或進行等值新臺幣三萬元以上之臨時性交易外,亦須考量申報與該客戶有關之疑似洗錢或資恐交易。
第三條

四、前款規定於客戶為自然人時,應至少取得客戶之下列資訊,辨識及驗證客戶身分: (一)姓名。(二)官方身分證明文件號碼。(三)出生日期。(四)國籍。(五)戶籍或居住地址。

針對「自然人」之確認客戶身份所要求用以辨識及驗證之資料,草案予以明確。
第七條

本事業如擔任虛擬通貨移轉之轉出方,應依下列規定辦理:

一、應取得必要且正確之轉出虛擬通貨之客戶(以下簡稱轉出人)資訊及必要之接收虛擬通貨之客戶(以下簡稱接收人)資訊,且依第十條規定保存所取得之前開資訊,並應將前開資訊立即且安全地提供予擔任接收方之事業。檢察機關及司法警察機關要求立即提供時,應配合辦理。

二、前款轉出人及接收人之必要資訊應包括:

(一)轉出人資訊應包括:轉出人姓名、轉出虛擬通貨之錢包資訊及下列轉出人各項資訊之一:1.官方身分證明文件號碼。2.地址。3.出生日期及出生地。

(二)接收人資訊應包括:接收人姓名、 接收虛擬通貨之錢包資訊。

三、本事業未能依前二款規定辦理時,不得執行虛擬通貨之移轉。

本事業如擔任虛擬通貨移轉之接收方,應依下列規定辦理: 一、應採取適當措施,以辨識出缺少前項第二款必要資訊之虛擬通貨移轉。

二、應具備以風險為基礎之政策及程序,以判斷何時執行、拒絕或暫停缺少前項第二款必要資訊之虛擬通貨移轉,及適當之後續追蹤行動。

三、應依第十條規定,保存所取得之轉出人及接收人資訊。

本事業執行虛擬通貨之移轉時,應確認交易對手(接收方或轉出方)之事業所受監理規範與防制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織 (FATF)所定防制洗錢及打擊資恐標準一致。

1.     草案妥適地依據FATF所描繪之虛擬通貨交易特性(轉出人、接收人之資訊與傳統金融交易有別),特制定本條。例如,在必要資訊之範圍除包含了錢包資訊,依FATF指引,列入其他得以輔助錢包與真實用戶身份勾稽之資訊,如官方身份證明文件號碼、地址、出生日期及出生地。較可惜者在於草案在規範資訊取得後之「保存」時,完全複製貼上金融機構防制洗錢辦法第12條之規範,建議應配合本條規範調整用語。

2.     在業者未能執行上開資訊之取得,應禁絕交易。

3.     另外,為避免監理套利之可能,轉出方應確認接受方所在地之洗錢防制規範與FATF一致。

第十六條

本事業於推出新產品、服務或辦理新種業務前,應進行產品之洗錢及資恐風險辨識及評估,並建立相應之風險管理措施,以降低所辨識之風險。

草案配合FATF第15項建議之模式,賦予業者於「新科技」之產品、服務應先進行「以風險為基礎」方法以控制洗錢防制之風險。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