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性交易與KYC/AML之抗制難題?(二)

匿名性交易與KYC/AML之抗制難題?(二)

(二) 匿名性交易與KYC/AML之抗制難題?

延續上一篇提到的爭議[1],接下來要進一步去討論如何應對這樣的難題。

本文認為即使虛擬資產在法外空間流動,在虛擬資產不具有法定貨幣之法償性下,勢必得轉換回法定貨幣。換言之,虛擬資產應仍須與實體經濟接觸,而此接點即是監管者應切入之節點,可能係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或金融機構,當然無法排除可能有再透過私下交易者。撇除後者較為特殊情形,前者若監理機關有完善之機制管制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及金融機構,防制洗錢之相關措施似乎並無問題。

本文分別自Coinbase提出之三點一一討論:

針對第一點,許多用戶是將加密貨幣打進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以操作DeFi應用程式,此與本段開頭所說有關,虛擬資產在虛擬空間中流動固難以辨識身份,惟在現今(至少我國)虛擬資產尚未擁有如同法定貨幣很高的流通性下,應仍須透過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金融機構或私下交易。因而,此一問題會回到私下交易之防範。再來,針對第二點,這的確是相當有力的痛點,也是本文在前面提及到的,考量虛擬資產有很強的跨域性,無法期待世界上每個司法管轄區之規範皆是一致。因此,從建立完善的監管體系、有效的國際合作是弭平此問題之核心關鍵。最後,第三點隱私權之問題就是公法上的問題了,本文不多做討論。

我認為匿名性交易與防制洗錢之抗制難題,我們或可先區分節點的不同:託管錢包與自託管錢包,託管錢包部分應無太大監管上問題,在匿名性交易上監理機關至少找得到應承擔風險之人—即被委託託管之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及金融機構。惟在自託管錢包上,首先FATF已先排除其為洗錢防制之範疇,但仍不免其得作為洗錢之工具之一。因此面對使用自託管錢包洗錢之態樣,同樣地是抓住其接觸實體經濟之節點。故本文認為FinCEN要求金融機構必須得辨識託管錢包與自託管錢包應無可議,針對前者,可期待金融機構與被託管機構合作(可透過監理機關介入或立法);面對後者,在其接觸金融機構或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時,應將其辨識為高風險因素,應加強客戶盡職調查,或直接婉拒交易。我認為此抗制難題,或可以上述方式大致解決,此難題應早已昇華至監管密度過強可能影響新創科技發展之抗制難題。

[1] 參閱Sandra(2020),美國財政部出手!擬要求「自託管錢包」用戶KYC,Coinbase執行長痛批不切實際,2020年11月27日,連結為:https://www.blocktempo.com/coinbase-ceo-revealed-us-treasurys-new-regulation-on-crypto-wallets/(最後瀏覽日期:2021年5月29日)。Claire Lin(2021)挑戰美國財政部!想強制個人錢包KYC,a16z, Coinbase:程序不合規,考慮告上法院,2021年1月6日,連結為:https://www.blocktempo.com/coinbase-intend-to-challege-fincens-new-rules-in-court/(最後瀏覽日期:2021年5月29日)。SeeCoinbase(2021), Coinbase’s response to the US Department of Treasury’s rushed and unreasonable proposed crypto regulation, Jan 4, 2021, available at: https://www.scribd.com/document/489791718/Coinbase-s-response-to-the-US-Department-of-Treasury-s-rushed-and-unreasonable-proposed-crypto-regulation?secret_password=a6KlQf0FdKiSwJ3G6xVM (Last visited on 2021/5/30).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