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法制引入自動駕駛車輛之可行性—以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為例(上)

保險法制引入自動駕駛車輛之可行性—以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為例(上)

自動駕駛車輛發展迅速,但面對此新興科技所帶來的進步,人們總是有其顧慮—安全性。安全性之疑慮係源於風險之產生,而我們也建立了保險制度來有效地、妥適地分散風險。然而,自動駕駛車輛是否能適用現行保險法制,本文嘗試以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為中心,討論自動駕駛車輛在適用上之種種問題。

(一)自動駕駛車輛對於保險法制之需求

自動駕駛車輛於運行時發生事故,致生人體傷害、死亡或財產損害時,其責任歸屬與如何賠償係自動駕駛車輛法制上一大難題。當車輛配備有自動駕駛技術時,會隨著自動化程度之提高,製造商之歸責風險將隨之提高。以SAE分級標準中第五級之無人車為例,在完全無任何駕駛負擔駕駛任務情形下,所有因車輛駕駛過程產生之事故,原先由駕駛承擔之責任都會因商品責任(product liability)之概念轉嫁予製造商。如此,雖能弭平公眾與企業間可能產生之不對等(包括賠償能力、武器不對等、證據偏在性等問題),不過也將產生兩大問題,其一是礙於法遵成本提高,可能阻礙製造商發展自動駕駛技術之動力;其二則是無法解釋當無人車因程式運行導致其車輛運行指令已非製造商設計時所未能預期者,意即製造商的行為與產生事故之行為結果間產生「間隙(gap)」時,恐無法合理地使製造商為其負責;其三,無人自動駕駛車輛運行時,其主要影響自動駕駛系統進行駕駛決策者,縱有感測器辨識路況,惟主要係透過平台以車間通訊進行資訊交換。即使係汽車製造商安置該平台之設備或軟體,真正應負責者應為平台之運營者為是。事故發生責任歸屬之討論,於SAE分級標準中第三級及第四級時,又涉及人機協同操作時責任釐清問題,更為複雜。總言之,各國於道路測試規範中幾乎要求保險,且該保險需達到一定額度,以負擔自動駕駛車輛於測試時可能產生之侵權責任賠償額。基此,藉由保險法制解決事故發生之責任歸屬與賠償問題,將是較為簡潔且對於道路使用者最為保障之法。

(二)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

1.投保義務人以車輛持有者為原則

依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第6條規定,汽車所有人應訂立保險契約,且汽車所有人具有維持保險契約持續有效性之義務。若投保義務人未投保,將依同法第49條負擔行政責任(行政罰)。

2.最終責任之追溯—保險代位

與英國法制相同,咸認為保險制度僅是便利被害人獲得補償,而非使應負最終責任之人因此制度脫免責任。故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第33條規定保險代位制度,而同條第1項之「對於第三人之請求權」係依民法、消費者保護法等法律關係上之請求權定之。

3.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與全民健康保險法之關係

依全民健康保險法第95條規定,保險對象因汽車交通事故,經本保險之保險人提供保險給付後,得向強制汽車責任保險之保險人請求償付該項給付。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