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法制引入自動駕駛車輛之可行性—以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為例(中)

保險法制引入自動駕駛車輛之可行性—以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為例(中)

  • 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對於自動駕駛車輛之適用有其侷限性

自動駕駛車輛隨著自動化程度之提高,人為因素之降低下,事故之侵權責任將漸漸流向產品責任之範疇,而責任保險即為提供企業經營者、消費者、被侵權人間風險得以合理分配之良方。惟保險之法律關係係存在於保險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間,在以自動駕駛車輛所產生侵權責任為欲投保之對象下,似應由企業經營者作為要保人及被保險人,以自動駕駛車輛所產生之侵權責任為保險標的向保險公司投保。而目前我國有關於汽車之責任保險,應以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為主,因此,問題應在於自動駕駛車輛是否得妥適地適用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之規定。本文參酌我國學者汪信君教授文章[1],以學者文章內討論架構為主,摘要學者見解後,本文再行提出看法,以作為上開命題之建議。

  • 投保義務人擴大
  1. 學者見解

無人車係由自動駕駛系統取代原先人類之駕駛行為,當其發生事故時,負責之主體將僅有第三人以及自動駕駛系統,因此有我國學者認為無人車之責任保險應有兩種:強制汽車責任保險以及無人車產品責任保險,惟學者進一步認為上開兩種保險在發生事故時理賠之先後順序將成為問題,其認為亦可能直接由汽車製造商負擔強制汽車責任保險之保費,此際將產生我國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2]之投保義務人是否將擴及於汽車製造商、供應商。

  1. 本文見解

本文認為縱然各國法制及學說似乎傾向由製造商作為責任歸責主體之一,惟本文認為自無人自動駕駛車輛之運行模式而言,前已述及,其係透過建立平台(interface),每個在道路上運行之無人自動駕駛車輛透過車間通訊於平台上進行資訊之交換,實現無人駕駛之可能。基此,平台運營者(operator)在無人自動駕駛車輛涉及之事故中,除係基於車體安全性不符標準情形外,針對自動駕駛系統之決策產生之責任,應由平台運營者負擔對於無人自動駕駛車輛之使用者或第三人之責任較為合理。又我國之強制汽車責任保險係以汽車駕駛對乘客或第三人之責任為保險標的,考量無人自動駕駛車輛並無駕駛之特殊性,似不宜以現行法制作為無人自動駕駛車輛之保險法制,宜另行建立以平台運營者對無人自動駕駛車輛之使用者或第三人之責任為保險標的之責任保險法制。

 

惟若係因汽車所有人未維護無人自動駕駛車輛而產生事故,本文認為宜參酌英國自動與電動車輛法中,車輛持有者未安裝其應合理知悉(Ought Reasonably to Know)就安全性而言至關重要之「安全關鍵軟體更新(Safety-critical Software Updates)」時,保險人得免除或減輕其賠償責任之規定,變相將汽車所有人因管理維護不當導致之事故責任轉嫁予汽車所有人承擔。

[1] 參閱汪信君(2019),自駕車時代汽車責任保險之應有風貌,月旦法學雜誌,第288期,頁58-65。

[2] 參閱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連結為: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G0390060(最後瀏覽日期:2020年12月22日)。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