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險法制引入自動駕駛車輛之可行性—以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為例(下)

保險法制引入自動駕駛車輛之可行性—以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為例(下)

  • 保險代位問題
  1. 學者見解

當被害人透過責任保險取得給付時,縱使損害已經填補但當論及何者應負擔終局損害賠償義務時,便會衍生出保險法上最常見之保險代位。當保險理賠被害人之後就會取得被害人對於第三人之損害賠償請求權。強制汽車責任險係屬第一層之基本保障,無論有無過失皆會理賠(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第6條),進一步則有動力車輛駕駛人與製造商之侵權行為責任,抑或國賠等等皆與全民健康保險以及其他商業保險有所關聯。[1]

  1. 本文見解

參酌英國車輛技術與航空法案,將保險人的保險作為自動駕駛車輛發生事件時首要單一賠償途徑,使受損失之對象不需要先確認自動駕駛車輛製造商是否可歸責才得以獲得賠償,而後保險人可再依過失或歸責原則向製造商要求補償。關於保險代位,我國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第33條亦為相同法理。不過透過保險代位,由保險人依歸責原則向汽車製造商、供應商請求賠償,恐會造成與商品責任判斷相同問題,致使保險人恐求償無門之風險。況且本文前已述及,平台運營者宜應取代製造商為責任歸屬之主體,本文建議另行建立無人車保險法制時,設計保險代位制度時,應以平台運營者為最終賠償責任者為考量。

  • 健保先行給付後可否向汽車製造商尋求賠償
  1. 學者見解

若一汽車製造商設計之商品具有瑕疵導致重大交通事故,健保先行給付後是否可繼續向該汽車製造商尋求賠償?此係將來可能會面臨之問題。[2]

  1. 本文見解

依我國全民健康保險法[3]第95條第1項規定,健保先行給付後固可向強制汽車責任保險之保險人請求償付其給付。惟若健保欲向最終賠償義務人—汽車製造商請求償付其給付,則依全民健康保險法第95條第2項規定,應為保險對象發生對第三人有損害賠償請求權之保險事故,而該保險事故為公共安全事故或其他重大之交通事故、公害等事故且向責任保險保險人請求而未足額清償時,方得向該第三人求償。惟根據全民健康保險執行公共安全事故與重大交通事故公害及食品中毒事件代位求償辦法第1-1條及第2條,若發生無人車因平台運營者之疏失導致嚴重交通意外事故,並無全民健康保險法第95條第2項之適用。換言之,健保先行給付後僅能就強制汽車責任保險向保險人請求。

 

本文認為外國立法例要求無人車等自駕車有一定額度之保險,應可為我國所採納,應可避免將來因無人車發生重大交通事故時,健保先行給付卻求償無門而轉嫁全民負擔之風險。

  • 小結

針對我國如何建立保險法制,本文認為基於無人自動駕駛車輛無駕駛人之特殊性,無法透過既有之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宜參酌強制汽車責任保險法之架構另訂專法。至於立法時需特別考量之處,本文參酌我國學者文章以及各國立法例,提出初步建議:

  1. 投保義務人應為無人自動駕駛車輛使用之平台之運營者。且保險標的應為平台運營者對於無人自動駕駛車輛之使用者或第三人之責任。
  2. 保險代位之設計上,最終賠償責任應由平台運營者負擔之。
  3. 要求無人車之責任保險應有一定額度。

[1] 參閱汪信君(2019),自駕車時代汽車責任保險之應有風貌,月旦法學雜誌,第288期,頁65。

[2] 同前註。

[3] 參閱全民健康保險法,連結為:https://law.moj.gov.tw/LawClass/LawAll.aspx?PCode=L0060001

發佈留言